购物 手机

“赌徒校长”卷跑3万人学费?员工:他心思都在炒房上

2022-03-24 20:49:37 来源: 环球人物杂志
817人阅读 0条评论
导语:

“赌徒校长”卷跑3万人学费?员工:他心思都在炒房上。3月22日凌晨,不少“斥巨资”买课的人发现,万门大学的会员群被解散、APP被下架、官网也一度无法正常登陆。

把“降低中国教育门槛”挂在嘴上的童哲,

如今却突然留下一个烂摊子,

不知所踪。

又一个卷钱跑路的?!

3月22日凌晨,不少“斥巨资”买课的人发现,万门大学的会员群被解散、APP被下架、官网也一度无法正常登陆。

找客服问问情况?不好意思,他们也在找“消失的老板”童哲讨薪——有万门大学的员工称,他们不仅被拖欠了工资,而且2月份的社保也没缴纳。

·

童哲在公司内部会议上讲话,背景写着“从未失信”。(受访者供图)

童哲以这种方式重回聚光灯下,让不少“80后”“90后”一阵唏嘘。

想当年,他也算是网络江湖中叫得上号的人物。

其“光鲜”的履历,被印在了万门大学的海报上,为人津津乐道:

19岁以全国物理竞赛福建省第一的成绩保送北大;22岁以全球前十的成绩考入巴黎高等师范学院,攻读理论物理专业;25岁放弃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读博机会,回国投身于教育事业……

然而,一直把“降低中国教育门槛”挂在嘴上的童哲,如今却突然留下一个烂摊子,不知所踪。

学员:想不通他为什么跑路

“现在这个局面确实有点太难受了。”买了万门大学VIP的李先生,是物理专业的博士生。

他告诉《环球人物》记者,自己从2017年开始接触万门大学,对童哲的印象一直不错。“与其说我们相信万门,不如说我们相信童哲这个人。”

同是学物理出身,李先生表示,童哲在万门大学上录制的一些课程,相较于其他平台,内容还是“很硬核”的。而且童哲在金融课上分享的一些公司发展故事、发展理念,“感觉也很有诚意”。

结果没想到,如今自己很可能课程不保,钱也追不回来。他实在想不通,童哲为什么会现在跑路。

·

童哲的金融课程海报。

同样感到糟心的,还有福建的卢女士。

“过年(童哲)还在群里发红包,谁知道年后他就跑路了。”卢女士告诉《环球人物》记者,她买万门的课主要是为了孩子。

因为居住地经济并不发达,教育资源有限,她便想通过线上教育平台为孩子提供更好的学习环境。

左看右看,她发现了万门大学,先是被童哲“降低中国教育门槛”的理念吸引,后来观察了一两年才下定决心购买终身VIP。

“万门VIP”的价格不便宜:一年制VIP需要6498元,终身制VIP则需要21999元。

其官网显示,截至2021年8月,已有近3万人购买终身VIP。

如今回想童哲跑路的前兆,李先生和卢女士不约而同地提起了去年万门大学推出的一个“奖学金计划”活动。

当时,童哲在各个VIP群里表示,万门即将上市,需要做数据。终身VIP用户只要再交9999元,加入奖学金班,学满3600小时后,就能返现9999元。

这么一算,岂不是等于“白送”?

·

童哲在群里说“奖学金计划”活动是为了“万门上市”。(受访者供图)

不少人心动了。

再加上万门客服极力鼓动,支持大家用花呗、白条等方式付款,激情下单的人不在少数。央视财经报道称,有约3.2万人参加了这项活动。

·

万门大学客服在群里鼓动大家参与活动。

可不久后大家发现,童哲玩起了“套路”,比如限制用户每天的刷课时长等。一些用户对此十分不满,外界关于童哲“收最后一波韭菜”的言论不绝于耳。

曾在万门工作过三年半的李言(化名)心里也一咯噔:这是为了公司的现金流在饮鸩止渴!

李言还听前同事说,自春节之后,童哲从未去过万门任何一家公司,只在微信群里时不时露露脸。同时,因为办公楼的房租、物业费等断缴,部分分公司的员工不得不居家上班。

如今,万门大学果然爆雷。

学员们面临着“人跑了、课没了,贷款还得接着还”的尴尬处境。

有VIP用户称,童哲在解散VIP群之前,把以他名字命名的微信号都改成了“小助手”“运营君”。群里有人猜测,其此举或许是为了加大学员们的取证难度。

目前,学员们已在QQ、微信建立多个维权群。他们一边联系更多的受害者,一同前往线下报警;一边努力搜集证据,拨打举报电话。

员工:他心思都在炒房上

“童哲跑路”的消息曝光后,围绕在他身上的另一大争议点是:炒房。

2019年,童哲开始鼓说员工炒房赚钱,不过范围仅限于万门大学的中上层管理人员,也因此,这个决策从一开始就被包装成了“特殊福利”。

员工有两种选择:一是集资买房,等房子涨价后一起赚钱;二是代持买房,房子在员工名下,但要抵押给童哲,童哲把首付和每月房贷打给员工。

李言当时也有机会参与炒房。一开始,他有顾虑:万一房价不涨怎么办?万一童哲供不上房贷怎么办?

但很快,李言被说服。

在童哲的讲述里,他的父亲是国内第一批律师,“家里的钱够他用几辈子,是富二代”。如果员工想拿回集资买房的钱,他会从个人钱包里额外支付6%的年利息,随取随退。如果是代持买房,员工每代持一套房,可获得10万元的代持费,或者放弃代持费,获得低首付(首付比例低于20%)买房的渠道。

童哲还辗转各地举办分享会,出版新书《给年轻人的极简金融课》,写《房产十论》《房价理解》下发给员工,每本都有四五十页厚。在微信群里,他则大谈沈阳、重庆等地的房价涨势,预言这些地方房价会“涨得很猛”。

·

童哲(资料图)。

李言最终被打动了,投了十几万元集资买房,还以个人名义“帮”童哲代持了一套房。

据他估算,公司里参与集资买房的有上百位,代持买房的是40多位。“听说校长(童哲)的亲戚也代持了。”李言说。

这是一条风险极大的财富之船。

果然,3月23日早上,李言被移出了万门买房群。

现在,他最担心的是,那套代持房要如何处理?如果童哲不打来月供,40多个代持人的征信就会受损。而根据员工和童哲签订的协议,房子虽在员工名下,但已经抵押给了童哲,员工没有售卖权。

“校长是赌徒,我们也是,一个都跑不了。”李言说。

·

童哲的宣传海报。

另一位老员工张华则认为,炒房只是让万门的窟窿越来越大,“万门最大的问题是管理问题”,童哲作为CEO走错了路。

作为公司高层管理人员,张华评价童哲“一人独断,从不听取建议”。

2020年,万门大学的课程更新与高质量课程都少了。同时,随着微信对分享内容的限制,公司要拉来一个新用户变得艰难,而所谓的“终身VIP”意味着“一次性买断”,缺乏新的赢利点。

有人建议童哲,多开新课、增加单门类会员和新的引流方式、定制个性化课程……“但都有始无终,童哲没心思去做,心思都在房子那边。”张华说。

面对盈利危机,童哲打出了两招——

一是“削减”高层管理人员工资,要求管理层将一半工资兑换为公司股份。

二是加大奖励。2020年疫情期间,童哲每天早上都要开会,给员工“打鸡血”:业绩好,就发手机、洗衣机、iPad等实物奖励,甚至曾打出“10万现金奖励”的口号。

·

万门大学提出“滚雪球”式奖励。(受访者供图)

张华形容这些奖励是“毒品”,“一旦没有奖励,就没有业绩。”

在万门大学盈利下降之时,供应商们也感受到了变化。

其供应商“一周进步”说,早在2020年,万门大学就将一次性打款改为“50万元以上分三批次打款”;2021年,前三季度的结算都有延迟,至于第四季度的结算,至今未回复。

“无论是公司,还是他的投资,只要有一方转起来了,都可以成功”,李言感慨,“但很可惜这两项都失败了。”

童哲: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消失

童哲走上线上教育这条路,也是偶然。

早年,他在网上发布了一段自己讲统计物理学的视频,居然收到了网友的“催更”,希望他能多录点这样的内容。

这激发了他的兴趣。

2012年,他在人人网上注册了“万门大学”的公共主页,上传视频公开课。仅仅过了一年多,他就获得资本青睐,在宇宙中心五道口创办“北京万门教育科技有限公司”。

彼时,国内线上教育还是一片蓝海,童哲却发现了其中的发展潜力。

他在国内50多所大学巡回演讲,称“万门大学”意为“One-man University”,“要让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大学”。

这段经历被童哲展示在知乎上,获得1.4万点赞。

·

童哲(资料图)。

他还曾坚持“非营利”路线,说即使只收5毛钱,也是变相的门槛,会卡住一些人,“没必要”,“万门不会为了获得赞助变得商业化”。

那时的童哲被定位为“一个理想主义者”,收获了一片掌声。

但万门大学终究是公司,不会只为爱发电。

2016年,万门大学陆续推出付费课程,并逐渐形成单次购买、一年VIP、终身VIP等付费项目。但意外的是,万门大学的用户群没有缩减,反迎来爆发式增长——平台注册用户超过700万,其中有20万愿意为它氪金。

究其原因,李言认为,万门大学的用户基数源于成功的获客和运营手段,一方面学员免费领课须分享课程海报,于是,“领课的人像细胞分裂一样”;另一方面,在社群运营还未被普遍重视时,万门大学就规定“免费领课要扫码入群”,“然后将公司VIP卖给他们”。

童哲由此得意起来。

2017年,他在知乎中忍不住发文,炫耀跟小米雷军、美团王兴、百度李彦宏、搜狐张朝阳、人人陈一舟等谈笑风生。

·

童哲在知乎发文。

2019年,他还曾在个人微博上表示:“雷军老师也加入万门大学终身VIP啦!”

不过很快被“打脸”。

据澎湃新闻报道称,小米内部人士回应称,网传“雷军加入万门大学”纯属碰瓷行为,雷军并非出于自愿加入该社群。“就是有朋友组局介绍认识,对方就直接把他拉进群了,但他发现不对劲后马上就退出了。对方就是利用他被拉进群的显示,用于炒作。”

那并不是童哲唯一一次被嘲。

在此之前,他就曾因学历引发争议。有网友扒出他并未成功从北大毕业,巴黎高师学位也存疑。对把高学历当招牌的人来说,“学历造假”无疑是一大污点。

但这些事件的冲击力,远不及他圈钱跑路来得大。

有网友情真意切地表达自己对童哲的失望:“原来理想主义也可以是赚钱的工具。小时候看到万门大学这个理念,还挺佩服的,有一种世界大学的感觉。以这样的方式再次看到‘万门大学’这几个字,还是有点抑郁了。”

童哲终究是在一路狂奔中,跑丢了自己。


责任编辑:张奕

点赞数 推荐 0
收藏数 收藏 0

关键词

  • 163.com
  • 评论
  • 评论
以下网友言论不代表佰佰安全网观点 发表
为更好的为公众说明安全知识的重要性,本站引用了部分来源于网络的图片插图,无任何商业性目的。适用于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第六条“为介绍、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,在向公众提供的作品中适当引用已经发表的作品”之规定。如果权利人认为受到影响,请与我方联系,我方核实后立即删除。

今日关注

佰佰原创

最新资讯